您现在的位置:思想者工作室>>个人天地>>大学生活>>正文内容

转载:最忆那四年的同窗

友情提醒:所有站长原创资源未经本人同意禁止转载,违者本站将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权利!

前几日班级QQ群聊天中得知原大学舍友李灯东开设博客,遂前往一游,其中发现一篇美文,现转载如下:

突然想写点东西,不写别的,就写一下当年宿舍中的几个人吧。在写之前,有必要先作个序言。忆当年政史98(1)班有50人,其中计有26男,24女。26男中又有8人因家贫或其他原因被“安排”到一间特殊的房间,学校称其为“普通宿舍”,大概是为了区别于“公寓宿舍”这个高雅的地方吧。此8个男生:水海明(老大,亦称猴哥)、张建国(老二)、于勇(老三,别名鱼头)、王海涛(老四,别称色鬼)、许国喜(老五)、李灯东(本人,亦称东东鸟,简称东鸟。此名乃老牛所起,出处亦不可考证)、刘海(老牛,全名亚历山大·格勒兹·彼特·牛,此名乃焦立所起,出处概与俄国某位人士有关)、王海永(老八,亦称王八蛋,简称王八),四年之间历经了多少人生坎坷,尝遍了多少人生辛酸,但大学生涯,团结一心,各自书写了人生宝贵岁月中最精彩的一笔。

宿舍变迁轨迹:北院的104室(一年级) 东园的204室(2年级) 东园的201室(三、四年级)。另:东园彼时被称为贫民窟。

首先,天字号第一位—水海明。此君当年外号齐天大圣,简称猴哥。因为那个时候他排宿舍的老大,而且喜作猴壮,故得此名。此兄极为不幸,青年丧父(大概是在考入大学的那年暑假),命运多舛,而他人生的曲折性还不尽如此。据说他在读大学之前曾外出务工两年,遍尝人生之艰辛后方成正果。概为此因,其独立生活能力极强,且手极巧,力量也大。一年级时曾用宿舍后面车库内散落的自行车零件组装了一辆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铃铛的“宝马车”,成为宿舍其他成员的宝贝,他亦一举成名,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能工巧匠。诸兄每遇到技术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猴哥。另猴哥喜吹笛弄萧,于三年级时曾为宿舍每位同仁手工制作笛子一支,以至于每到夜深人静之时,就闻201宿舍发出阵阵“靡靡之音”。忆及当年在外租房一事,又不得不提到猴哥。概是三年级左右吧,我、老王、鱼头、猴哥等四人曾在学校东边的一个现在已经记不得叫什么名字的地方租了一间房,用来做饭。这个行为也是我们宿舍兄弟情深一个最好的见证。因猴哥手艺最精,所以大厨非他莫属。一次为改善伙食,他竟与鱼头跑到一户人家的菜地,“借”了两大捆的大蒜回来,结果害得我连吃了近一个星期的大蒜。还有一事,此兄还曾为宿舍兄弟每人装备了鱼杆一根。于是,每到春暖花开,天清气朗之时,就见一干人等,操上家伙,直奔城郊的“免费”鱼场而去。篇幅有限,此君趣事,不容一一再叙,但忆及与老大一块度过的岁月,还是万分的怀念。老大,今天的你应该还好吧。

天字号第二位—张建国。此兄概是泰州什么地方的人,宿舍排名老二,意即宿舍的2号人物。对于这位老兄,同样有很多事情值得回忆。首先就是一年级,那时还于104宿舍,此兄原本不会打乒乓球,但不知何故,后来神经搭错,学习打球,竟也打得很好。后来又学打篮球,但可能是因其手比较小的缘故,所以一直未有所成。此兄一直喜作少年老成状,印象中常于饭后在嘴里放一牙签作剔牙状。同时,此兄很善打牌。当年校园中较流行80分,老二,老四(王海涛)、王八、我,当年这四年号称四大天王(这个称号就是形容我们牌技很好的意思),经常在一块切磋牌技,现在想来,这个80分的游戏也给当年的我们带来了诸多的快乐。当时还要以此与班中其他宿舍的同学一较高下,但终未能成功,今天想来也是憾事一桩。另有一事,就是在前番已经提及的,他曾与曾经的女友,概亦是今天的老婆,二人共骑一辆自行车从盐城回家之事,据说从早上骑到晚上,而且收获颇丰,具体因属二人世界里面发生的故事,不便询问,所以也无法在此描述,遗憾,遗憾。趣事多多,难以列数。

天字号第三位—于勇,南通海安县人,此兄个头不大,但能量惊人,多才多艺,宿舍排行老三,别号鱼头,概是因那时大家都比较贫穷,总想着哪天能吃一顿好的解解馋,所以我也一直在猜测,这家伙估计四年之中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肯定在担心边上的一帮饿虎饥狼群起攻之,食之而后快。此兄最让人佩服的莫过于画得一手好画,据听说曾经为系里的某个晚会创作一幅主题牌匾(姑且这么叫,因为一时想不出好的名字),后被因创作思路清晰,主题鲜明,视角独特,构思精巧(因为是据听说,所以就把能想起来的形容词都用上了)而被校迎新生晚会采用,效果特好。这也算为其他兄弟争了一口气。说了他的荣誉,再说说他的糗事,一次老乡聚会醉酒(此兄本不善饮),摇摇摆摆回来后,怎么上的楼估计也不会太清楚,爬上自己的床(睡上铺),口中喃喃自语,声音未毕,就叫一条长练,飞流直下,幸诸兄早有准备,否则准受其害。再有就与曾犯下与老二一样的错误,“千里走单骑”,惨痛的历史教训,使其再也不敢骑自行车回家。当年同舍八人,其牌技也属末流,一次打牌,输者面贴纸条,结果此兄被贴最多,当面部无处可贴的时候,只好将纸条挂在耳朵上,结果就只见一人,白须飘飘,满脸银发。估计当时他肯定不恨自己技术差,只是在恨自己的脸为什么不再长大一些。相较而言,此人是猴哥忠实的拥趸,最喜与猴哥一块行动,结果每次猴哥做坏事,都有他的份。俩人曾到北园湖心亭附近偷竹子做鱼竿,结果被保安发现,免不了一番纠缠。前面曾提及租房一事,每次去菜地偷菜,他亦身先士卒,不甘人后,仔细算来,也为大家节省了大笔费用。为我等顺利毕业创造了丰厚的物质条件。鱼头今日已是功有小成,名已初就,左拥娇妻(为其初恋情人,此中又有一段感天动地的故事待说),右抱乳儿,人生百年,不过如此吧。

天字号第四位—王海涛,排行老四,江湖人称老王(自封的),同舍兄弟背后称其为“色狼”(呵呵)。说到此人,要采用倒叙的方式,先说说其今天的情况吧。王海涛,男,连云港市赣榆县县委办公室一位领导,具体官职不详,肚大腰粗(党国的酒饭给养的)。之所以从这里写起,是要抨击一下共产党的腐败,老王很不幸,成了我攻击的靶子,呵呵。此乃戏言,遥想当年,老王也是风华绝代、倜傥绝绝之人,如果不信,看一下校友录中他们的夫妻照就可以了。回忆当年,此兄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豪爽、好客,喜饮酒,且常饮醉,刚才提到鱼头曾“飞流直下三千尺”,而老王因住在一楼(下铺),结果就经常“已是黄河落九天”了。在叙述老大一文中,曾提及钓鱼一事,因老王水平太差,几乎从来没有钓到过鱼,所以每次只能担任运输队长,来回运输我们的战果。唯一的一次钓到鱼,却还因鱼太大,而鱼线较细,结果让鱼给跑了。此兄一见鱼跑了,连鞋子也没有脱就跳进水里面去了,结果鱼没抓着,连竿也陪进去了,还捎上一双洁白的“回力”运动鞋。现在回来讨论一下此君的“色”。其实这只是他给我们的一种“表象”,相对而言,此君感情上尚属专一,其今抱得美人归就是最好的证明。有关此段感情却又有一番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如果我在这里讲述出来,老王估计要跳脚了。回忆老王的形象,及今最深刻的就是西装配奈克。

以上说了天字号的几位仁兄,现在再来叙一下地字号的几位。

地字号第一位,许国喜,宿迁泗阳县人,宿舍排行老五。尽管曾与此兄同过校,但一直不曾相识,直至进入盐师院的那一天,他的老父亲送他去上学,而我的老父亲也是千里送儿。结果,两位老人家结伴而回,而我也就与此兄结伴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今回忆此兄,值得书写的地方太多,现只能挑拣几件颇具代表性的事情,借以还原一下此兄当年的模样。第一件事,就要从三年级说起,彼时其曾创造了一件轰动全校的事件,即“许国喜跳窗事件”。即使到今天,我想很多同窗都不应该忘记此事,这是何等荣耀之事啊,一举成名,未花一分钱广告费。如果说我也与这件事情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其时我是他的同桌,他靠窗坐里面,我靠过道,坐外面,不巧的是那几天我俩正闹别扭,他大概是不好意思我后面过,于是就从窗户上飘然而过,并很“幸运”地被逮个正着。因此,对于这个事件,我是一直心存内疚的。其次,许兄头脑很聪明,爱搞小发明。至今尤记得他当年曾搞出来的几个“经典”之作:第一个是“免揭盖水壶”。我今天对它的评价是:从原理上来说,创意是好的,但结果实在不咋的,每次倒水,瓶盖都回复不到原位,结果还是要用手去扶正。第二个是“收音机自动开关系统”,具体原理已不甚记得,后来更是将复读机与收音机连在一块,据说可以当电话录音之用。因其有早起的习惯,于是每天早上五点多,它的可自动开关收音机就成了我等的“起床号”,自此系统问世,诸兄就一直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许兄爱好广泛,尤喜电脑与音乐,相较而言,当年同窗,应属他的电脑最好,那时看到他用五笔打字且很熟练,真是羡煞我等,我今天用五笔能达到110字/分钟的水平,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此兄的激励;另外,我后来会摆弄几下横笛也有赖此兄教授。许兄轶事,多不胜数,仅选其一二,以表怀念。

地字号第六位,李灯东,也就是我本人,前文已有提及,为了避嫌,在此不在赘述。

地字号第七位,老牛,别名刘海(有关姓名一事前文已有记述,不再重复,另:因其“老牛”的名字后来叫得太响,所以刘海倒成了别名了),连云港东海人,常自诩来自水晶之都,并曾带过几串所谓的“水晶项链”过来做宣传,且面带得意之色。不过,要感谢老牛的每当学期之初或假日返校,老牛总会不远千里从老家背回很多煎饼(北方的一种地方面食品),于是我们可以持续一个星期左右不用到食堂吃饭,为兄弟们节省了一笔可观的生活费用。这也应该是老牛在四年之内做过的最大的善事了。此人体长面黑,脚大手大。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有如见到古代武侠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人物,所以我也一直在想,如果老牛哪天披上盔甲,横槊立马,定是威风凛凛之人,如果再吼上一嗓子:呀呔呔,对面的小儿,给俺家报上名来,那活脱脱就是张冀德再现,不知要倾倒多少英雄(是否倾倒多少美女我不敢说)。因其脚大,大概是44码,老牛一直很难买到合脚的鞋,于是常是一双鞋穿上老久,结果脚臭异常,与下文将要提及的王八蛋有得一比。我睡了他四年的上铺,一直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老牛有几大爱好,就是喜读书,尤喜卧床读书,亦正因此,每到周末,他便卧床不起,可从周五一直睡到周六下午,如果不是因生存或生理需要估计他可以一直睡到周一早上。其另一爱好就是写文章,这概是因其书读得较多的缘故,不过,他的字写得实在不敢恭维,用朱广东老师的一句“万条蚯蚓过黄河”来形容最合适不过。写到此人,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那是一年级,不知何故,其突然生病,而且症状较重,并且送到了盐城的一家医院(具体名称已不记得)去诊治,当时这着实让我等紧张了一下,后来我们去看望他,并买了点水果,现在还记得当时买了几斤荔枝,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买荔枝,只可惜我却没有吃到,所以未能实现第一次吃荔枝的梦想,一直到大家毕业后我才有机会吃到荔枝,呵呵。当时正值期末考试,印象中他曾有两门未考而回家休养去了,我们专门为他办了一场送别酒会,依依惜别之情,今犹在眼前。据悉此君如今已在无锡安家落户,且事业已小有所成,算来他也算是人才一位。

地字号第八位,也是最后一位,王八蛋,简称王八,亦称小王,意及王海永是也。其名字的出处在前面已有提及。对于此名,小王一直是心存自豪之感,每每是呼之必应,应之必响。当年同舍八人,今天他已与老王走上了同一条路,做政府公务员去了,也算是国家栋梁。总结小王四年的大学生涯,留给我印象较深刻的此人的牌技好、球技好、脚奇臭、很聪明。关于牌技好一事,文章开始已经提到,当年其也位居“四大天王”之列,每到周末假日,我等总要混战几回,好不快哉。而球技好之事,那则是后来的事情。想当初,小王并不善打球,但不知道何故,突然之间脑筋就开窍了,球技突飞猛进,至三四年年级是俨俨然已是班队的中流砥柱。脚奇臭这项也曾有提及,相较老牛而言,他的功力更强,法力更深,在宿舍无人能敌,就连老牛也是甘拜下风,呼其为老大。加上其后来喜打篮球,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生灵涂炭,其他一干人等,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前日谈及此事,他仍面有得色,想来估计境界已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写到此,我倒不禁为其妻儿老小担心起来,漫漫人生,何其苦也。至于很聪明,这我想其他兄弟也定有同感,别的不说,从其牌技便可见一斑。每次考试,他总是临时抱佛脚,但却总能抱住,顺利过关。当年估计是因许老五研习电脑一事,加上其本身也有此爱好,遂投入其中,竟也小有成就。亦曾对高等数学产生兴趣,稍加钻研,也整出些许头绪。小王当年位列宿舍老八,及今已是内有娇妻在怀,顽儿绕膝,外已入仕途,官运亨通,假以时日,定能功成名就。

由头到尾,从一至八,一一数来,感慨颇多。遥想当年,书生意气,何其之盛,料纵有万丈险峰,千里激流,亦不可抑。光阴流转,岁月变迁,浑浑然已是五载逝去。昔日同窗好友,上铺兄弟,多已家成业就。念及同窗四载,兄弟情深,遂不惜笔墨,以寄思念之意。


友情提醒:所有站长原创资源未经本人同意禁止转载,违者本站将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权利!

【站长简介】刘海,教育硕士,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延安市优秀教师,无锡市教学能手、无锡市首届“勤远教师奖”获得者、校政治教研组组长、校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曾参与或主持过《高中思想政治研究性课堂教学模式的创设与运用》等多项省市级课题研究工作,撰写的《浅谈乡土材料在经济常识教学中的运用》等80多篇文章发表于省级教育期刊或全国中文核心期刊。120多篇论文、教案、试题、高考分析等文章发表于《中学生时事政治报》等教辅类专业报刊。制作以个人原创资源为主的思想者工作室网站( http://www.teacher001.net)……[详细内容]

【网站简介】思想者园地网站( http://www.sxzyd.net)建立于2003年9月1日,致力于为中学文科与信息技术课程整合提供资源支撑平台。目前拥有各类教学资源200000多个,注册用户达到10万余人,资源点击超过5000万人次,目前已经发展成为涵盖中学政治、中学历史、中学地理、教育德育等在内的国内较大的中学文综教学资源网站。……[ 详细内容]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